冬虫夏草,长着钱的模样

本刊记者 李秋艳   2016-11-25 01:25:56

冬虫夏草的市场,是一盘有钱人下的棋。其身价炽热,让背后的条条“钱道”更显神秘。相比之下,其药效如何,已不是重点。

本刊记者 李秋艳

一个行业神话破灭了。

“冬虫夏草,现在开始含着吃”——相信你肯定被这则广告刷过屏。就在今年3月,这个“比黄金还贵”的极草含片,被停产退市。其所属企业、上市公司青海春天药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停牌5个月。

在这个疯狂的虫草市场,极草正如其名,是登峰造极的一例。

而叫停极草、兜头泼冷水的,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。

今年2月,该局发布一则“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”,指出在其检验的冬虫夏草、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中,砷含量超标,长期食用有较高风险。

这个市场是否会因此退烧,尚不可知。毕竟,在名贵、珍稀、神秘的光环下,冬虫夏草的现世相,是钱的模样。

吃“极草”的,至少是千万富翁

极草有多贵?其市场纪录,每克售价最高达1054元。一瓶30片装的极草经典含片,售价6483元。而一盒至尊含片,81片装,售价29888元。极草中有什么成分呢?——冬虫夏草。其产品全名是冬虫夏草纯粉片。

什么人在吃?极草创始人曾宣扬:“我们定位的目标客户群,基本上家庭流动净资产——房子、车子不算——要在一千万元以上。”

有没有发现,极草的消费人群,并非以体质、健康状况划分,而是以经济能力划界。

翻查极草及其创始人的消息,简直就是商业传奇,横空出世。2010年开始,极草广告铺天盖地,占据央视黄金时段、机场航站楼、高速路牌等等。

高调宣传的背后,却是越来越多的扑朔迷离。即便这次被停产,也像一团迷雾,让人看不清真相。

行业三缄其口,毒性之说成谜

砷含量超标,是极草产品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叫停的直接原因。

按该局发布的消费提示,其检验的冬虫夏草、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中,砷含量为4.4~9.9毫克/千克,超过国家有关标准1.0毫克/千克至少4.4倍以上,长期食用会造成砷过量摄入,存在较高风险。

砷过量摄入,到底对身体造成什么样的风险?这一点,该局的文件却并未提及。

砷,是一种类金属元素,在自然界广泛存在,比如土壤、水、矿物、植物中都能检测出。甚至在正常人体组织中,也含有微量的砷。

那么,在冬虫夏草身上,砷过量到底意味着多大的毒性?目前有两种说法。

中山大学食品与健康研究所所长刘昕教授,曾参与冬虫夏草资源可持续发展重大项目研究。他对媒体说,事实上,日常食物中的砷无处不在,冬虫夏草中砷的存在形式主要以有机砷为主,其毒性远低于无机砷,每天食用量在20克以下不会存在安全风险。

对冬虫夏草中的砷,还有另一种解读。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常务副会长赵锦文曾表示,冬虫夏草没有“砷”就不是冬虫夏草,也失去了它特殊的医疗保健功效。

答案究竟如何?记者联系了多位业内学者,但是,采访均为婉拒。

对于消费者来说,这是个最基本的疑惑。但是,却已触及冬虫夏草产业链的敏感地带。种种说法,仍待求证。

冬虫夏草不是食药两用

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公布冬虫夏草消费提示的一个月后,另一个《通知》下发——《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》。

该局负责人解释说:冬虫夏草不是一种食药两用的物质,因此它不能单独作为保健品的原料。但如果保健食品的原料有多种,那么冬虫夏草可以作为其中一种原料。

政府的这种谨慎态度,是出于什么考虑?是因为冬虫夏草的药性超出保健品的范畴,还是其安全性不明确?

对于以上问题,行内人士同样讳莫如深。

研究了40多年虫生真菌的安徽农业大学李增智教授曾强调:“尤其是作为保健品和食品,跟中药使用还是不一样的,不管营养多好,甚至有多少疗效,我们的安全性还是第一位的。”

(要知道虫草相关保健品是否为正规合法产品,可上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网站查询,网址: http://app1.sfda.gov.cn/ datasearch/face3/dir.html)

其神秘,还在于不可复制

冬虫夏草引发追捧,还在于“神秘”的药效。

从传统医学的角度,冬虫夏草可以调节人的阴阳平衡,所谓“阴阳双补”。这一点,被商家一再渲染。

而虫草素,也成为市场的另一个噱头。但人们不知道的是,虫草素跟冬虫夏草并没有直接关系,最早是从蛹虫草(即北虫草)提取而来,又称草菌素、蛹虫草菌素。

说起来,虫草是个庞大的家族,有400多个品种,冬虫夏草只是其中之一。不同的虫草,其特性、功效截然不同。但商家往往混淆这一点,浑水摸鱼。

关于虫草素的研究,涉及抗菌、抗病毒、抗肿瘤、免疫调节等等。前景很美好,但目前只限于动物实验。

而虫草素在冬虫夏草中的含量极低,远低于蛹虫草中的含量。

令冬虫夏草药效成谜的另一个原因,在于其“不可复制”。

冬虫夏草的人工培育研究,进行了几十年,至今仍未成功。相比之下,蛹虫草等其他虫草早已实现人工培育。

这样一来,冬虫夏草的稀缺性更为突出。每一个冬虫夏草,都得从高山草甸上采挖,挖一根少一根。

喜马拉雅两侧,都是采挖大军

5月,正值冬虫夏草采挖季。

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,数万采草大军进驻海拔5000多米的高寒草甸。

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,万名群众开挖虫草,场面壮观。

而喜马拉雅山的另一侧,淘金之旅也开始了。在纪录片《喜马拉雅大淘金》中,尼泊尔西部多波地区一个村庄里,村民拖家带口,匍匐在4000多米的山地上,对每一寸草皮进行地毯式搜索,“仔细找你就会看到钱”。

除了尼泊尔,目前市场上的冬虫夏草主要产自西藏、青海、四川、云南、甘肃等地。据估计,青海省的冬虫夏草年交易额超过200亿元,而全国虫草产业的产值超过300亿元。

不仅冬虫夏草,但凡跟“虫草”挂上边的,都能卖出高价,如虫草王、虫草菌丝体胶囊、复方虫草口服液、虫草菌丝体口服液等等。一些酒厂也以冬虫夏草的保健功能为噱头,兜售所谓的“虫草药酒”。

在各大电商网站,上千种打着“虫草”旗号的保健品在销售,数千元、上万元的高价商品比比皆是,甚至没有正规的保健食品批号。

70年代,每公斤才卖20元; 非典之后,价格暴涨

这些年,冬虫夏草的价格像“疯”了一样。刘昕教授对国内冬虫夏草的行情变化深有体会:“近20年其价格疯涨,2015年顶级冬虫夏草价格更是飙升到每公斤20万至38万元。”

这还是较为保守的估算。记者在国内一购物网站上搜索“冬虫夏草”,发现不同商家售价差异巨大,每克冬虫夏草的价格从199元到899元不等。就是说,每公斤可高达89万元。

但冬虫夏草并不是从来就这么贵的。20 世纪 70 年代之前,冬虫夏草虽然与人参、鹿茸被称为“中药三宝”,但与另外两种相比,不过是最寻常的一种药材。

由中科院撰写的《我国虫草产业发展现状、问题及展望》指出,那时每公斤冬虫夏草价格不过20 元左右。

但由于人工培植一直没成功,天然冬虫夏草资源稀缺,随着需求增大,冬虫夏草的价格开始有所上升。到90 年代中期,每公斤达到5000元。

2003年是关键的一年。非典期间,因传言吃冬虫夏草能增强免疫力,冬虫夏草一夜之间成为“神草”。加上市场炒作囤货,价格暴涨,产地价格突破每公斤3万元。从此,冬虫夏草步入“奢侈保健品”行列。

可以预见,纵使没有了极草,人们对冬虫夏草的追捧一时间也停不下来。(编辑:尚跃)

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15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冬虫夏草,长着钱的模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