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失心疯”,古已有之

谭健锹   2016-11-25 01:24:47

口 谭健锹(澳门特别行政区镜湖医院医师)

精神分裂症古已有之,最典型的例子,就是乾隆年间轰动一时的“丁文斌案”。

南朝笔记体小说《世说新语》,多载魏晋名士的逸闻诞事。有一则颇有意思:“殷仲堪父病虚悸,闻床下蚁动,谓是牛斗。”说殷仲堪之父病虚而心神恍惚,听到床下有蚂蚁活动,还认为是牛在斗架。蚂蚁微乎其微,其行走无论如何都听不到的,又何来牛的争斗?这实在不可思议。

仲堪是东晋风云人物,官至荆州刺史。其父殷师,亦曾官至骠骑谘议参军、晋陵太守,亦是高干。难道说老干部犯糊涂?不然。

这很可能是精神疾病的症状之一——幻听。古籍《续晋阳秋》就毫不讳言:“仲堪父曾有失心病。”所谓“失心”,也就是现在的精神分裂症。

癫狂的“孔门女婿”

精神分裂症,是一种严重精神疾病。病人常有幻觉、妄想及胡言乱语,严重者有自毁及伤人的倾向,出现社会或职业功能退化,通常于青壮年就显现初期病征。

乾隆年间轰动一时的“丁文斌案”,就是一个典型例子。话说乾隆十八年,山东曲阜衍圣公(孔子后代)的孔府,门口突然跑来一年轻人,使劲地敲门。孔府家丁开门察看,但见此人衣衫褴褛,面黄肌瘦,自称“丁文斌”,乃浙江人,千里迢迢而来,是要给孔家做上门女婿的!

家丁立马断定是狂妄之徒,要撵他走。他却振振有词地说,他经常听到一个小人在其耳边说话,说他有九五之命,将来要当天子,上天把孔府的两个女儿都已许配给他,今天特来认亲。说罢,还从怀中取出一本书,说这是他开创新朝的天才构想、治国良方,执意要让家丁拿给“岳父”看。

家丁尽管不是郎中,也早就判断出此人是疯子,就把他扭送到官府。

地方官升堂一审,丁文斌把他的奇遇重复一遍,甚至大言不惭地说,已给新王朝起了国号、年号,连“国旗”图案都设计好了!

地方官感觉很为难,此人显然是疯子,但若按律例,照本宣科,也算“谋逆”罪,如何是好?就给乾隆写了一封奏折,请求指示。

乾隆一看汇报,立刻“关心”起丁某的身体健康来,亟问此人还能活多长时间。山东巡抚汇报说,丁某本来身体就很差,因怕他装疯卖傻,所以曾对他动用大刑,打了好几次,估计活不太久了。

乾隆为何关心这丁文斌的身体呢?是想把他放出来治病吗?不是!

原来,乾隆考虑到当时交通不便,司法部门立案判决,地方与中央反复请示,来来回回几个月就过去了,可能最后判决下来时丁文斌已死,那就等于逃脱了惩处!

所以,乾隆“果断”判处丁某大逆不道,死刑,而且是最残忍的凌迟!他立刻命人把丁文斌从牢里提出来,在众目睽睽下把他千刀万剐活活“碎磔”死。

丁文斌,生不逢时

历朝历代造反的人很多,但你见过这样的奇葩造反吗?以乾隆的智商,怎会不明白此人乃一傻子疯汉呢?对这种人,不予以救治,反而大刑、屠刀伺候,当然是从政治的角度出发。想想清朝制造的那么多文字狱,就能理解这样的悲剧了。

疯子的成因,乾隆爷是不屑于知道的。小民如蝼蚁,不足挂齿。

其实,精神分裂症可能是因为脑部功能失调引起。由于患者多数在压力下发病,因此心理压力可能是疾病的诱因。迄今为止,其真正的病因仍未确定,但脑部生化物质异常这一学说仍有指导作用。实践中,我们也知道一些药物能改善精神分裂症的症状,因为它们可平衡脑部的生化物质。

尽管这并非根治之法,但不失为一种对病者有帮助的治疗手段。如果丁某活在当下,或许境况会大有不同。(编辑:姚文怡)

健康提示:精神分裂症,防复发的关键

精神分裂症患者经治疗后,大部分精神症状消失后,自知力部分可恢复,应通过心理治疗帮助其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,并教会家人防止复发的方法,如让患者坚持服药,及早发现复发先兆等。

常见的复发征兆是:无原因的睡眠不好,发呆发愣,说话离谱,言语行动令人难以理解,或无故发脾气,孤独少语,生活懒散。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则表现为多疑敏感,疑心周围人都对自己过不去。

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“失心疯”,古已有之